【轟出】專屬天使

當轟想起那些對自己說的話,心思也被那一字一句所牽動。

 

        「那不也是你自己的力量嗎?」

                                              「你不需要被血緣束縛。」

                  「只要你想就可以的哦!」

 

母親的話猶言在耳,和男孩對自己說的幾乎重疊,這麼多年第一次有人告訴他善用自己的力量也能幫助很多人,那個被轟埋入記憶深處的初衷,被再一次點燃焰火。轟難以忽略綠谷,更可說除了在意之外還非常依賴,與母親相似的感覺讓他非常安心。第一次夢見綠谷時轟還不以為意,直到每晚夜裡出現他同樣微笑的臉孔,在教室、在課後、在訓練過程中,雖然每次醒來都不記得綠谷說了些什麼,轟只知道那些夢帶給他的充實感不比上學無聊,開始期待下次會如何在夢裡遇見綠谷。

 

為什麼?

 

這種對同班同學的幻想似乎不正常,但他無法解釋。那不知名卻滿溢的情感蘊含一絲憂慮,在少年心中萌芽發酵。

 

今天是雄英的畢業典禮,經過三年終於來到了這一天。昨晚的畢業舞會看見綠谷開心的模樣,羞怯地和茶子共舞一曲,讓一旁走廊發呆的轟好嫉妒,只能默默飲盡手中的香檳,應付前來與自己攀談的女性,她們也帶著雀躍羞赧的神情,但沒有一個令轟心動,這樣無趣的應酬轟只想早點結束。

 

如果什麼都不做一定會後悔的吧?

這個最後一次大家聚集在1-A教室的機會。下午是個人名義與英雄事務所簽約的場合。

 

「綠谷,放學之後有空嗎?」轟起身走向座位上的綠谷,後者一臉疑惑。

「轟同學找我嗎?」

「事務所志願的事……想找你討論。」

「嗯!好啊!」綠谷也爽快的答應。

一到放學時段,等人都散得差不多轟才提議去隔壁的空教室,重要的事情不想被打擾。

「是什麼事情呢?轟同學?」背著橙黃色大書包坐在教室的桌椅中央,後來才到的轟緩緩鎖上門,少年毫無防備。

 

關上門想起每晚夜裡,內心演練千百遍的話,他不懂該怎麼表達這種感受,只覺胸口滿溢不知名的刺痛,想要讓他眼前的男孩明白這種感覺,但腦子始終跟不上行動,想到得說些什麼的同時身體已經動作。

 

他撬開綠谷的嘴,霸道地吻住眼前人,不肯放過他竄逃的舌尖,伴著水聲彼此緊緊交纏在一塊。

綠谷沒有過如此深吻的經驗,難以呼吸而滿臉潮紅。更令他難為情的是,並不討厭這樣霸道的轟。

甚至可以說是非常帥氣,怎麼回事?

自己竟然有這麼少女的情懷,還是面對同性。他害羞得不能自己,同時也無法推開轟托著自己後腦強而有力的手臂。直到轟也快要無法呼吸才稍微拉開和綠谷的距離。

說是距離,卻也近得能聽見彼此呼吸。他想看現在的綠谷會是甚麼表情。

討厭或是喜歡?這一吻長久得令轟不敢睜開眼仔細觀察他喜歡的人,突然有些後悔自己莽撞地吻了他......。

這才開始害怕下一秒綠谷會感到嫌惡。

與他四目對上時才發現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他無法用任何言語形容綠谷臉上的表情。

 

─────人吶、是忠於慾望的生物。

 

「綠谷.....我............」轟打破沉默率先開口,想要解釋什麼。

那雙圓圓的大眼不安浮動著,臉紅欲言又止的模樣令轟的心跳漏了一拍,他琢磨著該說些什麼。

「轟同學...原來......」

「喜歡同性?......」綠谷眼光閃爍看著轟。

 

「........嗯。」

「我喜歡你,綠谷出久。」沉靜地坦然地不疾不徐地說出這幾個字。本來沒打算隱瞞的,隱瞞只會讓轟感到更加痛苦無力,埋藏了將近三年的秘密終於能在這時候說出來。頓時輕鬆許多,無論對方如何反應都已經無所謂,告白就是這麼一回事吧。然而他的意中人呢?

 

「討厭嗎?剛才?」

「不、不會討厭哦!」

「雖然一時還不明白….」語塞的綠谷也不知該作何反應,如此奇妙的感覺還是第一次,他尚未習慣這種氣氛。這麼近直直盯著轟的臉好害羞,特別是剛才發生那樣的事,心完全靜不下來,現在只想找個地洞鑽。

「轟…轟同學….剛才的事…我不會告訴別人的!那、那我先走了!!!!」綠谷緊張地想逃跑。

 

轟下意識拽住綠谷的手,想確認對方的意思,最後什麼也沒說出口,只是沉默。

「轟…同學……?」轟發覺自己拉著他,才輕輕鬆開綠谷的手,只見他俐落背起書包依然對自己微笑揮手,除了臉上稍嫌尷尬的笑容以外,其他都和往常一樣。

 

總算能放心了。

要是能心意相通就好了,第一次告白的轟焦凍這麼期望著。

 

 

 

 

 

 

 

 

 

 

 

 

過了十一月中氣候逐漸轉涼────

 

那次熱烈的吻之後,轟再也沒有行動,原以為會被追問答覆的綠谷一絲絲期待落空,或者說是鬆了口氣,畢竟對高中男生來說,在大眾面前『交往』是需要勇氣的,他該怎麼面對同學?怎麼面對老師?怎麼面對歐爾麥特,光想像綠谷只覺頭痛不已……

奇怪,自己竟然會認真思考這件事?!從那個吻觸發的明明什麼也沒有開始,男孩卻不知曉他的反應已明顯動搖,紅著耳跟子嘴裡念念有辭,要是平日遇到強敵的他,早就分析出應對方法,然而這個問題他卻怎麼也想不通。

 

誰也沒有提及上次的尷尬話題,心照不宣地如同往常朋友間那樣交流,事務所報到時也能愉快的聊上幾句。轟甚至沒有再透露出一些意思,這點讓綠谷反而覺得困擾,但他不方便詢問對方。得知後來三年的英雄活動和轟同學編在同一個縣市,除了高興綠谷內心些微緊張。

 

「哦!轟同學也到了!」綠谷出久向遠方提著行李大包小包的轟揮揮手,他還在搬運一箱箱的行李進屋內。轟見狀放下手邊的行李來幫忙綠谷,兩人合力將那些裝有重要私人物品的箱子都聚集在玄關堆好後,轟才將行李拖進屋內,和綠谷的母親道別以後兩人開始整理這個以後入住的宿舍。

 

「哈哈,果然是和式,轟同學家裡真的很傳統呢!和在宿舍的時候一模一樣!」

看見榻榻米綠谷特別感到新奇。

「綠谷不喜歡和式嗎?」

「阿…不!只是覺得很懷念……」

「像回到雄英那時候」綠谷靦腆騷頰的動作牽動了轟。

畢業後五個多月沒見,轟依然這麼熱心幫忙自己,小小雀斑的臉衝著人笑。轟定神看了看眼前的綠谷,想緊緊擁住他…然而卻必須克制這種衝動……

 

他們被派往這個偏鄉地帶人煙稀少,距離市中心電車要搭兩個小時才到,根據英雄事務所的報告顯示,似乎有犯罪組織的巢穴潛伏在此。所裡特派轟和綠谷兩人前來調查,順道幫助鄉裡眾多的老年人口。兩人一直到接近午夜才把房間與公共區域打掃整理乾淨,轟的房間舖上好幾塊榻榻米,再換了下燈飾,大功告成。轟整個人攤在榻榻米上累得不行,被剛整理完房間的綠谷撞見。

 

「轟同學應該也餓了?要不要吃一些東西?我們到附近逛一逛吧!」對兩人來說都非常陌生的環境是該好好熟悉一下。由於偏鄉地區,兩人走了約莫一個小時才遇見零星的小攤販,轟和綠谷已經餓得不行。眼前是販賣黑輪與天婦羅的小吃店,暖燈的微光照耀在熱騰騰的湯底上,喝一口高湯心肺也跟著暖了起來。有著傳統風味的小吃攤使他們能飽足一餐,縱使人在外頭也能感受溫暖。

 

回家的路途上轟和綠谷稍微聊了近況,綠谷的母親得知兒子和那個火焰英雄安德瓦的兒子一起工作感到放心,特別給綠谷帶了許多水果慰問品來,沿途經過唯一一家大賣場,兩人盤算著下次出來採買一些食材,不知不覺就已經走到家。這個他們暫時的住所,頭一次自己和另一個人住,綠谷內心的緊張雀躍的心情再度湧上。為了不讓轟察覺自己有任何不對勁,綠谷先是進了浴室梳洗。而獨自坐在房裡的轟,取來綠谷母親帶給他們的水果,將柑橘疊在茶几上,那畫面與室內的榻榻米、暖桌十分合襯,不知不覺闔上了眼。

 

「轟同學我洗好囉…換你了!」轟就這樣趴在暖桌上睡著了,被綠谷叫醒的他才發覺時間不早。

「哦!」轟緩緩起身,搖搖晃晃的走向浴室。啊啊…剛才都做了什麼夢…

夢又延續之前經常做的夢,同樣的人同樣的場所,只是現實裡真正的他近在眼前,要是能一直做著夢就好了……

 

轟害怕被拒絕才遲遲不敢開口。

與其懷著期待被人拒絕乾脆死了這條心吧,至少在夢中他已經感覺非常滿足。

綠谷記得,從前在學校的時候,轟經常沒來由的利用身高之差,從背後抱住自己,類似取暖的動作。

少年將這舉動解讀為─『充電』。大約維持5~10分鐘,有時甚至需要更久……等他放開以後,原本煩躁不已的轟就自動變回原樣,真是神奇。綠谷不明白為何選擇的是他而不是別人。

就算用冷水從頭到腳洗淨了身子還是無法冷靜下來,體內的燥熱蔓延開來,他急迫地想抱住那個人,還未擦乾頭髮就衝了出來。

 

「轟….君?」同樣坐進了暖桌,綠谷轉過頭來看著轟,慌張急促的模樣令人意外。

 

果然人類的慾望沒有極限───

 

壓抑了一整天,他再也忍不住……想要說話之前,行動已經背叛了他。

拋開一切他現在只想狂吻眼前人,觸摸綠谷妖嬈的身線,轟從背後緊緊擁著他

「轟、轟同學….怎麼….?」對方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綠谷一身冷汗,和那次接吻相同的感覺,猝不及防。他還想要開口的同時轟已經將他壓在榻榻米上,像隻飢渴的猛獸熱切地親吻他。

「對不起….綠谷…..我……」這才停下來察看少年的反應,

「我……」當轟還想說些什麼兩頰被綠谷捧起,少年閉上眼磨蹭上方的人。

「可以的哦….轟君…..」方才轟的反應讓綠谷徹底明白了,當兩具身體互相貼近的同時,聽得見相同頻率的心跳,而自己脹紅的臉足以說明一切。這個人擁著自己的時候有股想哭的衝動,感動得想哭,原來這是一直以來想不明白的原因,原來我也喜歡你!

 

其實根本不需要什麼原因,喜歡就願意接受你的一切。

綠谷充滿笑意的哭臉轟盡收眼底,退去綠谷的上衣,從前額、鼻子、唇、下巴、頸、鎖骨乃至胸前一點一點緩慢的親吻他,拾起綠谷的手掌親吻手背,儀式般地等待對方應許自己可以做下去。

這麼溫柔的舉動看在綠谷眼裡也感到窩心,回以溫暖的笑容雙手環抱轟後頸。

少年與少年一起進行了第一次的身體探索,互相滿足了對方才相擁入眠。

 

關於英雄的活動轟和綠谷早已駕輕就熟,經過那次的告白與這一夜的兩人,往後的日子他們漸漸習慣這樣在一起的安全感,不需要太多承諾,心照不宣地並肩作戰。他們一起度過了多少日子,一起去超市、一起煮早餐、一起做家事、一起睡覺,逐漸建立起的信任感,每當有人看到他們一起出現也會認為理所當然。

 

 

 

更別說幾年之後的婚禮上……

Fin.





→Free talk ←

想嘗試寫甜中帶虐的故事….覺得虐不太適合轟出….

這對小倆口一直是甜甜萌萌的…

本來想讓轟哥從吻手一步一步慢慢來的….

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暴走了XDDD(欸你

於是誕生這篇比較日常感的故事。寫得有點急促…..希望能讓大家感受到轟出的愛ヽ(●´∀`●)ノ


合本資訊噗→ https://www.plurk.com/triangle0511

寫文參與合本是第一次,感謝蕓夜桑給我這次機會~

希望大家會喜歡這次的轟出勝大三角合本


评论
热度(31)

© 九德 | Powered by LOFTER